东方智库丨美英向澳出口核潜艇,新军事伙伴关系用心何在?

军事
8阅读

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宣布三国建立所谓的AUKUS新安全战略伙伴关系。虽然三方都在释放烟幕弹,进行自圆其说,声称此举并不针对中国,但舆论认为AUKUS的战略意图是险恶的,针对性是不言而喻的,值得严重关注和高度警惕。

美英澳三国首脑在宣布三方新安全战略伙伴关系时很有些鬼鬼祟祟,因为他们心里很明白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将造成的后果是什么,会引发什么样的国际舆论反应以及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反弹、抵制和反对。

尽管欲盖弥彰,但华盛顿、伦敦和堪培拉还是忍不住透出了不少重要信息,这既是战略试探,也是战略冒险。从美英澳的三方宣布以及官员的透露看,AUKUS有很强的战略目的性和协同性,重点是在印太地区,三国将建立新的军事伙伴关系,美英同意与澳大利亚分享建造核潜艇的技术和能力,三国还将分享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量子计算、水下系统和远程打击能力等关键技术领域的研发信息和技术专长。至于更多的具体军事安全合作还包括什么,今后还将扩展什么合作,三国是不会透露的,这是他们的战略阴谋和军事安全机密,但迟早会暴露出来。

(资料图片: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左)。新华社记者 白旭 摄)

当今世界很不太平,善良的人们总是希望世界和地区和平。全球疫情肆虐之下,人们呼吁全球加强合作抗疫,尽快遏制疫情,消除病毒,恢复经济和民生,拯救疫情危机及其衍生危机打击下的受苦受难者,但美国及其帮凶是不会这样做的,邪恶者一刻也不会停止邪恶,尽管他们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声称要确保所谓印太地区长期和平及稳定。

美国当局与英国和澳大利亚加紧勾结,建立新的军事伙伴关系,是美国新的战略和军事动向,其至少表明了以下五点。

一是美国当局决意推进以美国为核心和主导的国际反华战略同盟。美英澳首脑的这一宣布显然不是突然起意,而是经过了一番密谋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以及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常务副国务卿舍曼等高级官员,过去几个月里一直都在秉承拜登的指令,在印太地区活动大肆拉帮结派,既诱拉又威逼。在日本公开站到美国一边,台湾当局更加死心塌地与华盛顿勾结搞台独,美国自以为已经基本巩固东北亚战略和军事安全同盟后,把更多的精力聚焦于南亚和南太地区,企图通过澳大利亚夯实美国在印太地区南翼的同盟关系,并以此为据点和重要支点向四周扩散,扼守印太地区南部,进行目标非常明确的战略防范、遏制和打击。

澳大利亚与日本一样,一直都在紧密配合美国的战略围堵意图,充当活跃的帮凶角色。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负责人詹宁斯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称,这个新的军事联盟非常重要,“我认为我们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看到在世界联盟领域发生如此重大的发展了。这都事关中国,即使这些领导人们没有直接说出口”。他表示,这三个“民主大国”联合起来应对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该联盟是否会发展成“东方北约”取决于它们对印太地区局势的判断。

近来美国一些官员、智库和媒体宣称,美国已深刻意识到过去20来年犯了重大的战略性错误,不该在反恐问题上耗费如此巨大的精力和资源,不该陷入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与伊朗和叙利亚交恶,甚至不该与俄罗斯较劲,美国真正的、全方位的对手和敌手不是这些。看来这些论调对美国当局是起了作用的,美国正在进一步调整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策略。

二是美国当局并没有汲取也决不会汲取好战失败的教训。美国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一败涂地,刚从阿富汗灰溜溜地全面撤离,而且美国国会正在问责追责拜登政府,一些政治势力和舆论要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辞职,但美国当局不仅没有汲取溃败的惨痛教训,相反又在进行新的军事安全勾结和冒险,开辟新的战场,企图把战略中心和战略对抗移至所谓印太地区,对准美国锁定的主要战略对手下手。但美国及其盟国会得手吗?可以肯定地说,它们会输得更惨。

三是美国当局一方面宣称要与中国对话,防止对抗冲突,另一方面又不断地进行战略密谋和军事安全勾结,制造新的紧张局势,恶化中美关系。美国在对华关系上一直都在玩弄两面手法,尤其恶劣的是总是一方面偷偷地谋划反华战略和采取反华大行动,另一方面又主动示好,向中方表示中美两国没有理由由于竞争而陷入冲突,双方要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推动美中关系重回正轨。拜登堪称美国“两面外交”的老手,其上任以来一直都在施展这种伎俩,多次释放烟幕弹,表面是笑脸,背后是刀子。但中方早已看透美方的鬼心思和鬼把戏,是不会上当的。

四是美国再次在国际上实行赤裸裸的双重标准。美国一方面一直都在逼迫伊朗和朝鲜等国弃核,同时自己又在肆无忌惮地扩散核武器。美国明确表示将协助澳大利亚发展核动力潜舰,这不仅是美澳关系的重大突破,而且也是对世界和核不扩散国际契约与和平精神的挑战,等于是让所有国家获得核潜艇合法化,让出口核潜艇技术彻底合法化。

美国是世界上研发核动力潜艇历史最悠久、技术也最先进的国家,美国除了在1958年与英国分享过核潜艇技术外,从未与其他盟友分享过核潜艇技术。在60多年之后,国际局势已然发生重大变化的新形势下,美国竟然决定并宣布“协助”澳大利亚发展核动力潜艇,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华盛顿宣称澳大利亚的核潜艇将不携带核武器,但美国的承诺和限定会是牢靠和长久的吗?鬼才相信!核潜艇从其一出现就是战略打击工具,美国这样做的危险性、冒险性和同盟合作示范性非常恶劣。

五是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建立新的军事战略合作联盟,将严重加剧印太地区的紧张局势。这个地区的局势已经十分紧张,甚至可以说剑拔弩张。美国伙同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积极推进所谓的印太“四方安全合作机制”(Quad),将此作为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但美国还嫌不够,又搞起了所谓的AUKUS新安全战略同盟,这实际上已在“四方机制”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一方面,美国担心印度的态度不够坚定,新德里的考量太多,圆滑性太强,要价太高,有时靠不住,因此要与美国的长期铁杆盟友英国和澳大利亚一起拼凑新的更加紧密层的军事安全同盟;另一方面,美国显然试图通过此举,把作为欧洲国家的英国直接拉入了印太地区,既期望英国在关键时刻发挥特殊和牢靠作用,又故意冷淡与美国不大合拍的其他欧洲盟国,以逼迫它们入伙。

澳大利亚的周边环境本来是安全的,但堪培拉紧跟美国,总是无事生非,要在所谓印太地区显示自己的能耐。早在2016年,当时的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就宣布已选择与法国“海军集团”公司签订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防合同,请法国帮助澳大利亚设计和建造12艘具有“区域优势”的常规潜艇,据报道该合同总额高达900亿澳元,法国对此很是美滋滋的。

(资料图片: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新华社/路透社)

但美国与澳大利亚和英国宣布建立新的军事安全同盟关系后,法国与澳大利亚的“国防合同”也就泡汤了。遭受重大损失的法国怒不可遏,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和国防部长帕利随即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当我们在印太地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无论是在我们的价值观方面,还是在尊重基于法治的多边主义方面时,美国选择把像法国这样的欧盟盟友和伙伴排除在与澳大利亚的合作之外,显示出缺乏连贯性,而法国只能注意到这一点并感到遗憾”。勒德里昂认为,这是美国在“背后插刀”,“这一冷酷、单方面和不可预测的决定,让我想起了特朗普过去的很多做法”。

美国口口声声强调美欧联盟的重要性,拜登反复向欧洲盟友表示要修复美欧关系,但华盛顿当局在决定和实施美军提前全面撤离阿富汗的过程中,被指一直都是以美国利益为优先,从不考虑欧洲盟国的感情和难处,事先不与这些盟国沟通协商,而总是自私自利,我行我素,此次又是如此,搞突然袭击。

美国这样蛮横跋扈在很大程度上是故意做给法国等欧洲盟国看的,或者说是为了进一步逼迫欧洲盟国与美国站到一起。对于拜登上任后推进并强化国际同盟,要求一致对付中国,法国等欧洲国家是很有些顾忌和抵触的,这触怒了美国,因此华盛顿要让法国付出代价,从而逼迫他们别无选择,这一招是够狠的也是够阴的。

可以预料,美欧矛盾将因此而进一步加深,欧洲盟国会不断增强战略自主,但欧洲还是难以摆脱美国。美国对于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和欧洲议会、欧盟和欧盟理事会都是有不小的影响的。自拜登上台以来,欧洲在美国威逼利诱两手之下,在对华关系方面正在发生微妙变化,这同样是值得关注和警惕的。不仅欧洲议会的反华鼓噪越来越多,而且欧盟的对华积极态度也有些松动和变化。

(图片说明:9月15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发表“盟情咨文”。新华社发,欧盟供图)

9月15日,也即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宣布建立新军事合作同盟关系的当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发表了欧盟年度“盟情咨文”,这个讲话是耐人寻味的,虽然冯德莱恩明确提及中国只有5次,但舆论注意到其整个讲稿随处可让外界感到她有针对中国的影子。尽管冯德莱恩在讲话开头提及中国时,多少带有些许肯定的色彩,称中国设定的气候目标令人感到鼓舞,但在后面的讲话中对中国的火药味和针对性就越来越明显了,包括公布欧盟一项所谓的“全球门户”(Global Gateway)计划,表示希望借此与世界各国建立“全球门户伙伴关系”,称欧盟需要有自己的愿景,必须停止替中国做事;宣布欧盟的“欧盟-印太战略”。该战略草案在呼吁与中国进行“多方面接触”的同时,以所谓的“民主”、“人权”为借口攻击中国,甚至宣称要与中国台湾地区“发展更密切的贸易投资关系”。欧盟的这些变化决不会是偶然的,欧盟的一些新决策和战略表态不无迎合美国对华战略的意味。

只要美国心术不正,图谋不断,所谓印太地区就不会太平。

(作者浦江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来源:东方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